工商时报社论不容,然后见君子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编辑: 查看次数:427

工商时报12日社论--不容,然后见君子,全文如下:

 为让天下得治,孔子屡访诸侯但却屡遭排斥,年逾六十的一次出访途中又于陈蔡绝粮,随行者信心动摇,孔子询问弟子们的看法,子贡说:「夫子之道至大也,故天下莫能容夫子,夫子盖少贬焉。」对于子贡建议降低标準迁就现实,孔子深感失望。

 孔子转而问颜回,颜回说:「夫子之道至大,故天下莫能容,虽然夫子推而行之,不容何病,不容然后见君子。夫道之不修也,是吾丑也,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,是有国者之丑也,不容何病,不容然后见君子。」孔子欣然而笑曰:「使尔多财,吾为尔宰。」

 当治国理念不为诸侯所接受,被困于陈蔡,无粮可吃,不少人的反应是降低标準迁就局势,但孔子与颜回仍坚持理念,「不容,然后见君子」,这个为政者的价值观,值得我们深思。

 以这一价值观来看近年台湾,马英九总统初任前两年对于施政理念还有所坚持,但近几年面对反对党的杯葛,青年学子们的抗议与舆论的抨击,内阁已茫然不知所措。非仅施政理念动摇,事事开会以求全,如今甚至已到阁员纷纷求去的地步。孔子在陈蔡绝粮,生死攸关之际,依然坚持治国理念,但如今马总统在选举压力下,却事事委曲求全,执政之初的理想几已蕩然,老农津贴改革如此,赋税改革、年金改革也全都如此。

 以年金改革而言,两年前马总统曾语重心长地表示:「台湾已面临年金破产悬崖,不能坐视不管。」但两年来改革停滞,日前退抚基金公布去年收支,军公教人员的退抚支出首次出现34亿元的赤字,入不敷出的情况料将日趋严重。公务人员退休金过于优厚一事,十多年前已广为各界讨论,惟历任执政者深怕改革会冲击选情,因而畏缩不前。

 去年退抚基金赤字只是问题的开始,其对政府财政的压力未来将会加速升高。依104年度中央政府总预算报告的估计,旧制军公教人员退休金加上公务人员退抚金,其所潜藏的债务已高达8.3兆元。这说明愈晚改革风险愈大,若坐视不理,依官方估计,包括军公教及劳保等各项退休年金,最慢会在民国120年破产,情势之危急,不言可喻。

 再以赋税改革而言,我国各级政府收支年年赤字约3千亿元,入不敷出情况日益严重。更有甚者,受限于法定举债上限,有许多政府支出隐于非营业基金靠借钱以为因应,估计目前非营业基金里的债务高达4千2百余亿元,然即使不计这项债务,我国政府债务也已逼近《公债法》的上限。之所以如此,除了政府支出过于浮滥,更重要的是,十多年来政府为讨好选民不断减税所致。近年我国赋税负担率已降至12.0%,非仅低于日、韩的17%、18%,也比新加坡13.7%低。而为因应捉襟见肘的困境,如今除了举债,连卖地释股等旁门左道之策全用上了,实是狼狈至极。

 在盱衡健全财政及租税正义下,2012年初马政府鼓足勇气,决定开徵证所税。这项改革令人敬佩,惟复徵证所税案三读后,由于反弹声浪日大,马政府在短短两年内又两度修法,去年底竟连「大户条款」都遭冻结三年,妥协与转向的结果让证所税几已名存实亡。

 至于老农津贴改革一案,三年前正逢总统大选,马政府原宣布让老农津贴、敬老年金等八项社福津贴随物价联动调升,当时马总统说:「透过公式化的制度调涨各项社福补助,可免于喊价式的选举文化,是台湾社会福利制度的进步。」由于过去四年物价累计涨幅仅5.27%,因此老农津贴由6,000元微调至6,316元,敬老年金则由3,000元略增至3,158元。遗憾的是,经不起外界的揶揄,马政府政策又再次转向,老农津贴一口气加码到7,000元,而敬老年金等八项社福津贴也大幅调高500~1,200元。

 马总统三年前改革老农津贴是何等的睿智,两年半前倡议赋税改革又是何等的恢宏,两年前力推年金改革更是何等的远见,若马总统能坚持理想,台湾经济社会必有一番新气象,而在野党也必不敢小觑内阁,如此一来阁员在立院自然不致频遭嘲讽而怀忧丧志。可惜的是,三年来我们所看到的马总统,不断转向、妥协,而妥协、转向的结果,使得昔日风行草偃的内阁沦为动辄得咎的小媳妇,杯弓蛇影之余,如今不论是经济政策、能源政策,甚至连编一本网路智慧新台湾政策白皮书,全都得徵询全民的看法,望之令人生叹。

 我们要对目前还留在内阁的部会首长表示敬意,在当前这种政治气氛下,若非有理想与责任感恐怕是留不下来的。然而我们更希望留下来的阁员能有「知其不可而为之」的勇气,该决策的事依专业决策,无需事事徵询网路民意。须知,父子骑驴如何,事事徵询网路民意亦复如何。

 「不容,然后见君子」不是刚愎自用的坚持,而是择善固执的勇气,在愈来愈没有理想与方向感的台湾政坛,尤需有这样的阁员。若部会首长个个如此,虽仅15个月任期,相信仍能为台湾经济奠下稳定发展的基石。

菲律宾申博sunbet|申博电子游戏|吴江简讯网|网站地图